浅议秦始皇的焚书坑儒
来源: | 作者:jxncyz | 发布时间: 2014-11-19 | 1917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188bet官网开户,188bet开户,188bet开户网投 www.naemora.com 高一(11)班 卢青滋    指导老师:何强

确立了郡县制以后,秦始皇又连出数招。

第一招是“修驰道”,也就是修建以咸阳为中心的全国高速公路网。第二是“去险阻”,也就是拆毁六国在险要之处修建的长城巨堑和城郭要塞。第三是“决川防”,也就是决通六国所筑阻塞水道的堤防,疏浚鸿沟,开凿灵渠。第四是“销兵器”,也就是没收全国各地民间的武器,集中运到咸阳,铸成大钟和铜人。第五是“大移民”,也就是将天下豪富迁徙到咸阳,人数据说多达十二万户。

这些举措的用心,是显而易见的。

实际上,帝国的危险无非来自三个方面,一是草民造反,二是六国复辟,三是蛮族入侵。但无论造反还是复辟,都要钱,要武器,要据点。现在,要塞毁掉了,武器没收了,富豪变成了穷光蛋,他们还造什么反,复什么辟?何况就算变生不测,有了驰道,通了水路,皇帝随时都能调兵遣将,不怕他们翻了天。

设防如此,秦始皇该坐稳江山了吧?

抱歉,还没有。因为天下偏有不怕死的人,也偏有直言不讳,喜欢唱对台戏的人。

比如淳于越。

淳于越是齐国人,职位是博士。公元前213年,秦始皇在咸阳宫举行国宴,七十位博士集体上前敬酒。仆射周青臣作为领班,便歌功颂德,大唱赞歌。

萧何抢出了一批文件,其后果真不堪设想。 中华文明的许多宝贵遗产,从此再也找不回来了。中华民族的许多宝贵思想,也被遗忘和中断。当然,被中断的还有战国时期思想活跃言论自由的传统。损失已无法挽回,秦始皇、李斯和项羽罪不可赦。如果另一个世界也有法庭,他们是应该送去受审的。 现在,青铜的、物质的武器被没收了,文字的、思想的武器也被没收了。枪杆子和笔杆子,都捏在了秦始皇和李斯他们手里。那么,他们的帝国安全了吗? 不,灭亡得更快。 事实上,残暴野蛮的政治从来不可能持久,历史的车轮更非由独裁者的手指来拨动。早在知识分子拿起批判的武器之前,暴政之下忍无可忍的人民便已实施了他们武器的批判。陈胜,一个农民的儿子,卑微的士兵,在走投无路之时揭竿而起,大秦帝国便万劫不复,正所谓戍卒叫,函谷举;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”[iii]。那熊熊燃烧的大火,据说竟三月不灭。[iv] 呵呵,坑灰未冷山东乱,刘项原来不读书。 陈胜也一样。 本文节选自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七卷《秦并天下》,该书各地有售 [i] 贾谊:《过秦论》。 [ii] 以上事见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,参见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。其中非主以为名一句,《秦始皇本纪》作夸主以为名。 [iii] 杜牧《阿房宫赋》。 [iv] 见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。 周青臣说,陛下“以诸侯为郡县,人人自安乐,无战争之患,传之万世”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威德呀!

秦始皇龙颜大悦。

淳于越却忍不住了。淳于越说,周青臣这是乱拍马屁!殷、周两代之所以能够延续千年,就因为他们都分封了子弟和功臣。如今陛下自己当了皇帝,凤子龙孙们却变成了平民。将来一旦国家有事,又有谁会来救难呢?

确立了郡县制以后,秦始皇又连出数招。 第一招是修驰道,也就是修建以咸阳为中心的全国高速公路网。第二是去险阻,也就是拆毁六国在险要之处修建的长城巨堑和城郭要塞。第三是决川防,也就是决通六国所筑阻塞水道的堤防,疏浚鸿沟,开凿灵渠。第四是销兵器,也就是没收全国各地民间的武器,集中运到咸阳,铸成大钟和铜人。第五是大移民,也就是将天下豪富迁徙到咸阳,人数据说多达十二万户。 这些举措的用心,是显而易见的。 实际上,帝国的危险无非来自三个方面,一是草民造反,二是六国复辟,三是蛮族入侵。但无论造反还是复辟,都要钱,要武器,要据点。现在,要塞毁掉了,武器没收了,富豪变成了穷光蛋,他们还造什么反,复什么辟?何况就算变生不测,有了驰道,通了水路,皇帝随时都能调兵遣将,不怕他们翻了天。 蛮夷戎狄也不难对付,因为秦始皇有的是铁骑,有的是劲旅。他北筑长城,南征百越,并将征战所得之地设为郡县。北方设九原郡,南方设南海、桂林、象郡。于是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,士不敢弯弓而抱怨,正所谓良将劲弩,守要害之处;信臣精卒,陈利兵而谁何。[i] 即便如此,秦始皇仍不敢掉以轻心。 他勤政。每天不看完一百二十斤的章奏(竹简),决不休息。他谨慎。他的殿上,绝不允许有人携带武器,卫士不得命令则不能上殿,以至于荆轲来谋杀他时,所有人都只能干瞪眼。他狐疑。他的住处每天都不一样,谁要是暴露了他的行踪,谁就是死罪。他残忍。有一次,他对李斯的批评被传出宫外。由于查不出泄密的人,便将当时在身边的宫女、宦官和卫士全部杀掉。 设防如此,秦始皇该坐稳江山了吧? 抱歉,还没有。因为天下偏有不怕死的人,也偏有直言不讳,喜欢唱对台戏的人。 比如淳于越。 淳于越是齐国人,职位是博士。博士就是负责议论政事和掌管礼仪的官员,始皇时期有七十个,领班则叫仆射(射读如夜)。公元前213年,秦始皇在咸阳宫举行国宴,七十位博士集体上前敬酒。仆射周青臣作为领班,便歌功颂德,大唱赞歌。 周青臣说,陛下以诸侯为郡县,人人自安乐,无战争之患,传之万世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威德呀! 秦始皇龙颜大悦。 淳于越却忍不住了。淳于越说,周青臣这是乱拍马屁!殷、周两代之所以能够延续千年,就因为他们都分封了子弟和功臣。如今陛下自己当了皇帝,凤子龙孙们却变成了平民。将来一旦国家有事,又有谁会来救难呢? 这当然大煞风景。 这当然大煞风景。

何况这时的大秦,成为帝国已经四年。淳于越居然还重提封建,反对郡县,是可忍孰不可忍?何况这时的大秦,成为帝国已经四年。淳于越居然还重提封建,反对郡县,是可忍孰不可忍? 不过这一回,秦始皇倒没杀人。他的处置,是让已经担任丞相的李斯提出意见。作为丞相,李斯当然要受理此案。这不仅因为君主所命和职责所在,也因为他自己就是郡县制的拥护者,反封建的急先锋。 只不过,李斯的意见也不是杀人,而是烧书。 李斯上书秦始皇说,现在的社会风气很是不好,某些人以古非今,妖言惑众。他们上朝时在心里诽谤,下朝后在街头乱讲,靠非议皇上出名,以持不同政见为誉,带头制造流言蜚语,正所谓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非主以为名,异趣以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。长此以往,势必君王威望尽失,民间结党营私,帝国危在旦夕。 问题是,何以如此呢? 李斯认为,政令不行,议论纷纷,全因为思想不统一,学术太自由,民间思想的影响大于官方号令。因此,惟有禁绝私学,才能正本清源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 秦始皇认同李斯的意见。[ii] 于是,焚书坑儒。 焚书坑儒是中华史上一大要案,秦始皇和李斯也因此而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其实焚书和坑儒是两回事,秦始皇坑杀的也不是什么儒,更不是意见领袖,反倒无妨说是一群江湖骗子。但,不问青红皂白,就一次活埋四百六十余人,称之为暴戾总是不过分的。 关键是焚书。 焚书是事实。不过焚书的直接动机,却未必意在毁灭文化,更主要的还是钳制言论。当时的惩罚条例是:焚书令下达三十天还没烧书的,黥(读如擎)为城旦(额头或脸上刺字,白天守城,晚上筑城,刑期四年);聚谈诗书的斩首,以古非今的灭族。 惩罚最重的,是以古非今。其次,是街谈巷议。 由此可见,焚书的目的,是要一次性根除一切议论国是的可能。这当然是不折不扣的文化专制主义。但在秦始皇和李斯那里,则多半自认为理直气壮。因为废封建,行郡县,是一场革命。这场革命关系到大秦帝国的生死存亡,必须进行到底,当然要镇压反革命。 那么,如果没有淳于越,会不会焚书呢? 这恐怕要跟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联系在一起,才可能看得清楚(详见本中华史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)。总之,秦始皇和李斯一声令下,除官方藏书、秦国国史,以及医药、卜筮、农作之书外,私人所藏文艺哲学诸子百家之书都被付之一炬。这真是一场文化浩劫。 让人痛心的是,七年后,项羽又放了第二把火。由于他的屠咸阳,焚秦宫,就连秦帝国官方收藏,保存在博士们那里的古代典籍也化为灰烬。如果不是

不过这一回,秦始皇倒没杀人。他的处置,是让已经担任丞相的李斯提出意见。作为丞相,李斯当然要受理此案。这不仅因为君主所命和职责所在,也因为他自己就是郡县制的拥护者,反封建的急先锋。

只不过,李斯的意见也不是杀人,而是烧书。

李斯上书秦始皇说,现在的社会风气很是不好,某些人以古非今,妖言惑众。他们上朝时在心里诽谤,下朝后在街头乱讲,靠非议皇上出名,以持不同政见为誉,带头制造流言蜚语。长此以往,势必君王威望尽失,民间结党营私,帝国危在旦夕。

萧何抢出了一批文件,其后果真不堪设想。 中华文明的许多宝贵遗产,从此再也找不回来了。中华民族的许多宝贵思想,也被遗忘和中断。当然,被中断的还有战国时期思想活跃言论自由的传统。损失已无法挽回,秦始皇、李斯和项羽罪不可赦。如果另一个世界也有法庭,他们是应该送去受审的。 现在,青铜的、物质的武器被没收了,文字的、思想的武器也被没收了。枪杆子和笔杆子,都捏在了秦始皇和李斯他们手里。那么,他们的帝国安全了吗? 不,灭亡得更快。 事实上,残暴野蛮的政治从来不可能持久,历史的车轮更非由独裁者的手指来拨动。早在知识分子拿起批判的武器之前,暴政之下忍无可忍的人民便已实施了他们武器的批判。陈胜,一个农民的儿子,卑微的士兵,在走投无路之时揭竿而起,大秦帝国便万劫不复,正所谓戍卒叫,函谷举;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”[iii]。那熊熊燃烧的大火,据说竟三月不灭。[iv] 呵呵,坑灰未冷山东乱,刘项原来不读书。 陈胜也一样。 本文节选自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七卷《秦并天下》,该书各地有售 [i] 贾谊:《过秦论》。 [ii] 以上事见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,参见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。其中非主以为名一句,《秦始皇本纪》作夸主以为名。 [iii] 杜牧《阿房宫赋》。 [iv] 见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。 李斯认为,政令不行,议论纷纷,全因为思想不统一,学术太自由,民间思想的影响大于官方号令。因此,惟有禁绝私学,才能正本清源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秦始皇认同李斯的意见。于是,焚书坑儒。

何况这时的大秦,成为帝国已经四年。淳于越居然还重提封建,反对郡县,是可忍孰不可忍? 不过这一回,秦始皇倒没杀人。他的处置,是让已经担任丞相的李斯提出意见。作为丞相,李斯当然要受理此案。这不仅因为君主所命和职责所在,也因为他自己就是郡县制的拥护者,反封建的急先锋。 只不过,李斯的意见也不是杀人,而是烧书。 李斯上书秦始皇说,现在的社会风气很是不好,某些人以古非今,妖言惑众。他们上朝时在心里诽谤,下朝后在街头乱讲,靠非议皇上出名,以持不同政见为誉,带头制造流言蜚语,正所谓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非主以为名,异趣以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。长此以往,势必君王威望尽失,民间结党营私,帝国危在旦夕。 问题是,何以如此呢? 李斯认为,政令不行,议论纷纷,全因为思想不统一,学术太自由,民间思想的影响大于官方号令。因此,惟有禁绝私学,才能正本清源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 秦始皇认同李斯的意见。[ii] 于是,焚书坑儒。 焚书坑儒是中华史上一大要案,秦始皇和李斯也因此而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其实焚书和坑儒是两回事,秦始皇坑杀的也不是什么儒,更不是意见领袖,反倒无妨说是一群江湖骗子。但,不问青红皂白,就一次活埋四百六十余人,称之为暴戾总是不过分的。 关键是焚书。 焚书是事实。不过焚书的直接动机,却未必意在毁灭文化,更主要的还是钳制言论。当时的惩罚条例是:焚书令下达三十天还没烧书的,黥(读如擎)为城旦(额头或脸上刺字,白天守城,晚上筑城,刑期四年);聚谈诗书的斩首,以古非今的灭族。 惩罚最重的,是以古非今。其次,是街谈巷议。 由此可见,焚书的目的,是要一次性根除一切议论国是的可能。这当然是不折不扣的文化专制主义。但在秦始皇和李斯那里,则多半自认为理直气壮。因为废封建,行郡县,是一场革命。这场革命关系到大秦帝国的生死存亡,必须进行到底,当然要镇压反革命。 那么,如果没有淳于越,会不会焚书呢? 这恐怕要跟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联系在一起,才可能看得清楚(详见本中华史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)。总之,秦始皇和李斯一声令下,除官方藏书、秦国国史,以及医药、卜筮、农作之书外,私人所藏文艺哲学诸子百家之书都被付之一炬。这真是一场文化浩劫。 让人痛心的是,七年后,项羽又放了第二把火。由于他的屠咸阳,焚秦宫,就连秦帝国官方收藏,保存在博士们那里的古代典籍也化为灰烬。如果不是之前焚书坑儒是中华史上一大要案,秦始皇和李斯也因此而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关键是焚书,焚书是事实。不过焚书的直接动机,却未必意在毁灭文化,更主要的还是钳制言论。由此可见,焚书的目的,是要一次性根除一切议论国是的可能。这当然是不折不扣的文化专制主义。但在秦始皇和李斯那里,则多半自认为理直气壮。因为废封建,行郡县,是一场革命。这场革命关系到大秦帝国的生死存亡,必须进行到底,当然要“镇压反革命”。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互联网www.sogou.com